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意淫强奸  »  青梅竹马之出柙色男作者凌豹姿

青梅竹马之出柙色男作者凌豹姿

添加:2017-09-21来源:怡红院论坛人气:加载中

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 编辑 

  夏晴瀚默默守候在洪海刚这生活白痴身边十年,练就一身好本领──非但身兼家庭煮夫&水电工,更将这头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野兽「喂」得饱饱饱。孰料,他期待已久的情人节大礼竟是一则劲爆消息──臭男人变心啦!可奇的是,夏晴瀚居然不哭也不闹,因为化悲愤为力量的他正忙于着手复仇大计…… 

  当枕边人换成吃人不吐骨头的八爪吸金女,洪海刚发现情人还是老的好。可夏晴瀚已另结新欢,两人更进展神速,夜夜上「厚德路」……逼得他祭出下下之策──没病装病、没死装死……谁知扮可怜还唤不回佳人的心,他只好精心安排「重温旧爱一夜游」,最佳景点:他家床上…… 

  第一章 

  衣服三三两两的散落在大床的四周,室内合宜的冷气吹拂在人的肌肤上,一点也不会令人想到外面是太阳毒辣高照的七月天。 

  大床虽然坚固,但是由于床上的两人过于卖力的运动,让大床发出咿呀咿呀的震动声,再搭配急促轻浅的喘气声,更让一室春意无边。 

  “老师,好棒喔……好棒……” 

  洪海刚粗吼着享受着夏晴瀚的温润身子。 

  被压在下头的夏晴瀚,头紧紧贴在看起来高贵,实际上也真的很贵的羽绒枕上,他的腰部挺起,双手用力的抓着被套,发出急促的喘气声,除了喘气之外,他的声音在过度激情下,几乎发不出声来。 

  洪海刚则不断撞击着他,汗水滴落在他刚毅健美的身体上,在最后一击中,他发出狂烈的吼声,然后才倾倒在夏晴瀚的背上。 

  夏晴瀚轻轻的喘着气,刚才的情潮让他的脸颊染上一抹红晕,配上他白皙吹弹可破的脸部肌肤,竟像颗可爱的小苹果,让人想要一咬再咬。 

  洪海刚收紧双手,心满意足的在夏晴瀚的颈窝处闻着香味,说着一些夏晴瀚已经听过千百遍的白痴话。 

  “好香喔,老师,你的全身都软绵绵、香喷喷的,我好想咬上一口。” 

  “咬你个头,起来啦,重死了。” 

  夏晴瀚凶悍的抬起左手,往贴紧他背部的洪海刚用力一敲── 

  洪海刚不甘不愿的翻在大床的旁边,嘴上嘀嘀咕咕的。 

  “老师好坏喔,才做两次就不准我摸了……” 

  不听还好,夏晴瀚一听就气到想杀人,他连珠炮似的乱骂一通。 

  “坏你个屁,你做的可不止两次,我在被你这样操(淫色淫色4567q.c0M)下去,后天都爬不起床了。” 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 

  洪海刚很有意见地要发表,却在夏晴瀚的凶恶目光下越说越小声,可见夏晴瀚的老师威严对他来说,还是具有百分之一千的杀伤力。 

  “可是,那是因为老师不耐久,自己先结束的;我才释放两次而已啊,根本就还不够……哇啊……” 

  夏晴瀚扭住他的耳朵,洪海刚忍不住哇哇大叫,叫声凄惨得像杀猪一样难听。 

  “有胆子你再给我说一次。” 

  洪海刚委屈的闭上嘴巴,明明个子很高,体格也很强壮,但是在夏晴瀚的面前,他就像老鼠遇到猫般的委曲求全,毕竟老师生气起来是很可怕的。 

  “没有,我没有话要说。” 

  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 

  夏晴瀚十分满意他的态度,下了床,捡拾着刚才掉落一地的衣服,再把被单抽起来,一起丢进近期最新出产的洗衣兼烘衣的滚筒式洗衣机里。 

  “不晓得自己造了什么孽,这辈子生来替你收拾善后,早知如此,我念大学的时候,死也不找家教的工作,谁知一教了你,一磨就磨了十年,白白浪费了十年的时间。”夏晴瀚抱怨似的喃喃自语。 

  洪海刚急忙在他的背后,好声好气的撒娇:“老师,你对我最好了。” 

  “滚开,现在拍马屁也没用了。” 

  “老师……”他一副还想要死贴着他的表情。 

  夏晴瀚在后方用力的推着他赤裸的胸膛,一股火顿时冒了上来,骂声不绝。 

  “怎样?你体格很好,恨不得别人都看到是不是?现在是在阳台上,你起码也给我穿件内裤吧,啐,没常识到这种地步,谁会相信你是现今最赚钱的游戏软件业者。” 

  “老师,别对我这么凶嘛……” 

  洪海刚的个子虽大,却装出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,一点也没有成年人的样子,倒像个幼儿园的小娃娃。 

  夏晴瀚跟洪海刚的孽缘起因于大学时代,当时是穷学生的夏晴瀚,为了三餐着想,应征了一个据说学生很难搞的高中家庭老师。 

  其实洪海刚的脑筋很好,就是不肯花时间在功课上,整天只知道在计算机上钻研,在他不断硬逼之下,以他的好脑筋,功课当然很快就变得很好,之后他父母千恩万谢的包了个大红包给他。 

  也因为洪海刚是他的第一个学生,所以总是对他多加照顾,哪知道一照顾,竟然照顾到床上去了,连夏晴瀚自己也觉得很呕。 

  洪海刚哭丧着脸,“老师……” 

  夏晴瀚故意别过头,当成没看到他越来越膨胀的下面。 

  “老师……” 

  洪海刚用软绵绵的语调,讨饶似的不断撒娇着。 

  大概是因为夏晴瀚是家中老大,虽然自小父母亲便非常努力工作,但家境却一直好不起来,弟妹只好统统交给他照顾,所以他对于照顾弟妹向来不遗余力,只要听到这种乞怜示弱似的声音,他刚硬的心就会变得非常柔软。 

  “你到底要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什么啦?”夏晴瀚生气的语尾上扬。 

  在他爆怒的语气下,洪海刚已经听到心软的征兆。 

  他可怜兮兮的拉着夏晴瀚的手,“老师,求求你啦,我真的好想再做一次喔……” 

  夏晴瀚照样不甩他,“你……你不是蹲在计算机前当成没有我这个人存在,就是想做,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?吼,自己去厕所做啦。” 

  “可是老师好软、好香,好让人受不了喔。” 

  “你这个白痴色情狂……” 

  夏晴瀚已经没有力气再骂他了,这家伙只要计算器工作的Case告一个段落,就会忽然变成色情大魔王,没有做到五次以上,是不会停手的。 

  见夏晴瀚好象已经首肯,洪海刚连忙抱住他,不让机会溜掉的在他的颈脖上又舔又闻,弄得夏晴瀚全身一阵酥软。 

  “好香、好软喔,老师,你好好闻喔。” 

  又是这些他说上千百遍的话语,夏晴瀚明明早已听厌,可每次只要一听到他那低沉又有点白痴的言语时,他的身体就会变得软趴趴的。 

  “嗯……唔……”夏晴瀚轻轻发出一阵陶醉的声音。 

  洪海刚见机不可失,连忙把他横抱起,重新走回到床上,两人再度大战起来,等到他餍足,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。 

  ※     ※     ※ 

  “死混蛋色魔……” 

  夏晴瀚骂不过瘾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脆伸出手赏正睡得香甜的洪海刚一个巴掌,只可惜洪海刚睡得像死猪一样,根本就不可能醒来。 

  夏晴瀚忍着背痛、腿痛、腰痛起身,最主要的是被洪海刚不断攻击的屁屁那里痛得要命。 

  不知道洪海刚这次是因为Case太难做,心情郁闷需要发泄,还是两人太久没做,所以忍得太久,洪海刚硬是强迫他做了六次才呼呼大睡。 

  他餍足了,可以大睡,夏晴瀚则是睁着酸疼的眼睛跟身体,帮他把地拖过、衣服洗过了才要回去。 

  为什么他要这么辛苦自己呢? 

  原因就是洪海刚根本就是个除了计算机很厉害之外,就什么也不懂的生活低能儿,简称为──生活智障。 

  夏晴瀚怀疑若是自己不在他身边照顾他,迟早有一天,他会因为烧开水而把整间屋子都给烧了,连自己也烧死在里面,或是拖个地,造成毁天灭地的水灾。 

  为了不想看到这种惨剧发生,所以夏晴瀚就得三不五时的来此看他,顺便帮他把家事做一做,以免老天爷折他阳寿。 

 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? 

  因为老天爷一定会认为他明明看见有人在水井边,很快就会掉下去淹死,却不伸手救他,太没良心了,所以他才勉强自己帮这个笨蛋善后。 

  做完这些善后的工作,也没见洪海刚怀抱着一丝感谢的心情,若是洪海刚正在工作,他会沉迷在计算机里,好象根本不知道他有来过。 

  若是他已经工作完了,就会像今天一样,死压着他在床上大战数回,直到他餍足之后,才会放他回家。 

  “我先回去了……” 

上一篇:东北大炕完本 下一篇:挣扎的欲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