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意淫强奸  »  东北大炕完本

东北大炕完本

添加:2017-09-21来源:怡红院论坛人气:加载中

第一章

 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,我家爹娘、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。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,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,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,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,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。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,女儿是不能当做继承家业的后代的,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不可动摇的。

  爹是村里最大的官--村支书,虽然同样也有着这个观念,但顾及自己的身份,也就不敢去考虑这些问题了。

  不过,在二姐出生两三年后,亲戚朋友村人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,当这些言语传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耳中时,四个老人立刻冒着风雪从百里之外翻山越岭的赶到我家,据那时只有四五岁的大姐回忆,当时爷爷奶奶指着娘亲骂,而外公外婆则指着爹来骂,骂了一阵后,他们又调转来开导自己的子女。

  虽不知道他们讲了些什麽,但是事后一年,我就哇哇叫着来到这个世界。虽然事后听说当时的爹和娘都被人抓走动了什麽手术,而且爹的公职也被革去了。但是当为我百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进行摆酒的时候,爹和娘以及四个老人都腰骨挺直,满脸红光,带着笑得合不拢的嘴接待着乡亲们。

  在我出生后,据说再也没有听到那些风言风语了,爹娘在村人面前神色都很傲然。不过因为爹的公职没了,除了自己的一亩两分地外,再也没有什麽收入,生活开始艰难起来,爹和娘那骄傲的神色也不见了。为了养活五张嘴,爹一咬牙,离开了这个乡村,出外打工了。家里就留下娘和我们三姐弟。

  不过,虽然家里只剩下娘一个妇道人家和三个未成年的小孩。但是由于爹在外面打工很顺利,每半年回来一次的时候总是带了许多礼物和蛮丰厚的生活费回来。我们家又在村人当中威风了起来,而我家也是全村第一户把泥房换成水泥房的。再加上爹爹以前当村支书时留下的权威,在村里是没有人敢来欺负我们这些妇幼的。

  过了一两年,当爹爹带回全村第一架彩电的时候,全村都轰动了,调试彩电的时候,几乎全村的老少爷们都来了,把屋里屋外都挤得满满的。过完年,爹爹又出去打工了,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出去,而是全村青壮男丁都跟着走了。这样一来整个村子只剩下些老弱妇幼了,同时我家的声望在村里也达到了最高点,很多时候,我娘的话比村支书还有用。

  而我就是在这个幸福的家庭里,在这个可以说是女人村的村子里长大的。

  我们东北自古以来就有个习惯,这个习惯现在虽然没有什麽人,特别是城里的人去做了。但是在我们这个常年风雪封地,地处偏僻的乡村却依然保持着。这个习惯就是脱光衣服睡觉。

  据老人说,这样脱光了钻进棉被,躺在热炕上,那感觉比穿着衣服暖多了,同时也舒服多了。当然,不用说都是一人一张被子的。

  小时候的事,我记得不大清楚,只是朦胧记得,我打小就没有自己的被子,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被娘抱在怀里,共一张被子睡觉。娘的被子是一家人当中最大的,据大姐说,娘的被子是和爹一起用的,所以才这麽大。

  在爹回来的时候,我就不跟娘亲一起睡,转而跟大姐同一张被子。每当爹在家的时候,而且在我晚上憋尿憋醒的时候,就会看到娘的大被子动个不停,而且还传来爹和娘急促的喘息声。我喊尿尿的时候,原本非常疼爱我的爹都会骂我,因为娘会起来帮我尿尿。

  我不知道两个姐姐有没有看过这一幕,反正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就发现姐姐们都一动不动的睡着觉,也许她们看到了,却因为怕被爹爹骂而不敢出声打扰爹娘吧。于是当我自己能够小便的时候,我就没有打扰过他们,只是偷偷的钻下床自己解决了。

  我家的炕是个大炕,能够并排睡上3个大人,挤一点话5个人也能睡下。床上只摆了娘和两个姐姐的三张被子,所以可以说还蛮宽敞的。当时我最想要的就是能够拥有自己的一张被子,但是娘老是说我还小,怕我冷着,不同意加多一张被子。那时我真的很讨厌娘亲,不过当我10岁时发生了一件事后,我就不再提起要有一张自己的被子,同时也感激娘亲没有让我单独拥有一张被子。

  村子里没有小学,村中的小孩要上学都要走上十多里路,才能到乡里的小学上学。但是我们这里一年中有6个月是下雪的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,所以村里很多小孩,特别是女孩都是推迟读书的。不过,不知道爹常年在外见多识广,还是家里有点闲钱,我十一岁就读小学五年级了。而大我两岁的二姐则读六年级,大我五岁的大姐在镇里的中学读初二。在这年,娘才35岁。

  说起我娘,那是整个乡里有名的大美女。一米七的身高,秀丽的长发,瓜子脸,柳月眉,娇嫩的红唇,凹凸玲珑的身材,还有那双修长白嫩的长腿。她不单单双腿白嫩,全身上下都是雪白雪白的,因为在这冰天雪地里生活的人全都是白嫩嫩的嘛。

  也许这样一个年轻貌美,丈夫又长年不在家的美妇人,肯定是那些男子打歪主意的目标。但是娘亲平时不大和那些男子说话,而且我那身高两米,当过特种兵的强壮爹爹,脾气的暴躁可是闻名乡里的,谁敢打我娘的主意,先掂量一下自己脖子够不够硬。再说家里还有一把爹爹当村支书时留下的双管猎枪,晚上敢来偷鸡摸狗的没有一个。当然,现在村里都是些老爷爷和小孩子,年轻人都走了,更没有人打娘亲的主意了。

  至于那些从乡镇慕名而来的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部们,他们也只是远远的说上几句话,饱饱眼福,打死他们都不敢动手动脚。要知道我爹和我娘的家族在这附近的乡里势力是最大的,一声招呼,几百上千人都能喊来。不然我爹爹一个没有背景的退伍兵不会当上村支书,不会娶到这麽一个美娇娘,也不会在第三个孩子出生后才被革职。

  有这麽样身材高挑的爹爹和娘亲,我们三姐弟的身材也非常标准,而且样貌也同样非常的出色,没办法,父英伟母娇美,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当然也遗传了这些优秀基因了。

  也许东北人普遍高,我十一岁就有一米五了,而十四岁的二姐居然有一米五六,十六岁的大姐更是厉害,早就有一米六几了,那高挑的身子也更是丰满。知道是不是爹爹带回来的营养品太补,还是怎麽的,两个姐姐的身躯都有了女性线条,虽然不是成熟的,但是还是非常能够吸引少男们的目光。

  我们姐弟三人的感情非常好,也许打小在我接受爹爹特别给我的礼物后,我都会把这些礼物分给姐姐的原因。不知道怎麽搞的,我从来没有独占的慾望,所有单独给我的东西我都和姐姐们分享,像那些特别买来给我吃的营养品,我就是和两个姐姐一起享用的。我们三姐弟从来没有吵过架,也从来没有红过脸,懂事以来都是很体贴手足之情,非常关爱自己的亲人。我这个最小的弟弟当然特别受姐姐们的爱护了。

  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也同样爱护她们的原因,今天我打架了,我把学校里对我说脏话的人打得头破血流。和我同学校的二姐,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时候,没少教训我。虽然二姐和老师都问我打人的原因,但是我没有回答,我想那个被我打的学生也不会说出为什麽会被我打的。

  老师见问不出来,只好让我抄10遍课文当作处罚。我当然无所谓了,不过二姐明显知道我不会随便打人的,所以一走出办公室,二姐就把我拉到偏僻的角落。二姐用双手捧着我的脸,然后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,没有说什麽就是这样的看着。

  我知道姐姐想问我为什麽打架,但是我不想那些污言烂语传入二姐的耳中,所以我把眼神望向远处,决定不吭声了。

  好一会儿,二姐笑了,笑得很美,笑得很开心,她轻轻的说道:「是不是你那同学用脏话骂你,你才教训他的?」

  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,现在骂人的话一般都是肏你妈!尻你老母,插你娘亲,不过不知道怎麽回事,可能是我的姐姐太美丽了,那些和我争执的人在骂我的时候,很常是说肏你姐的屄,插死你姐姐!

  虽然这些话我不大懂,相信说这些话的小孩也不懂,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很严重的侮辱行为。不管是我姐姐还是我娘亲,凡是我的家人都不容许有人侮辱,就是想也不行。所以我可以说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,在这学校,谁都知道用那种脏话骂我,我就像被激怒的老虎。

  久而久之,几乎没有人敢当面用脏话骂我,当然这样一来我也没有什麽朋友了。至于那个被我狠扁一顿的家伙,是刚转学来的,不然他哪敢触我逆鳞。

  姐姐当然了解这些事情,所以二姐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蛋笑道:「人家刚转学就被你打了个下马威,看来以后他再也不敢在你面前说脏话了。」笑完,她又绷着脸敲了下我的脑袋,故意生气地说道:「下次不准再打架了,不然二姐就告诉娘,让娘不带你睡觉。」

  姐姐有时会假装生气,但是我却知道,姐姐非常喜欢我这样做。所以我忙笑嘻嘻的点头表示以后不敢了。

  我们这很多学生的家离学校都很远,所以这里中午不用回家的,大家都带了午餐的便当来学校吃。我刚和二姐一起吃着便当的时候,学校的高音喇叭突然传来校长的声音,让学生立刻回教室集中。

  回到教室听了广播后,才知道连续不断的暴风雪又要来了,学校开始提前放学,同时在暴风雪没有过去的时候,不用来学校,一律在家自习。在这个季节,我们这一带这样的事很常见。对于学生们来说,又要过几天无聊的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了。因为暴风雪一来的时候,连门都出不去,别说找同伴玩耍了。

  我和二姐离开学校后,立刻往家里赶。在这片风雪之地生活的人,就是三岁小孩也知道暴风雪的利害,没有哪个白痴会在回家路上玩耍的。

 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读初中的大姐也回来了,而娘亲看到家里人都回来了,不由松了口气,开始忙着去烧炕了。在我们这个地方,无论吃饭、聊天、睡觉都是在炕上的。平时被子都折叠好放在依墙而建的橱柜里,只有晚上睡觉才移走矮桌拿出来摊好。

  我脱下厚重的毛衣毛鞋,爬上了炕,先打开了炕头放着的电视,然后才把作业拿出来放在矮桌上,当然跟上来的二姐一下子把电视关掉,瞪了我一眼,也拿出了作业。我当然了解二姐是要我先完成作业才准看电视,于是我只吐了吐舌头就写起作业来。

  而大姐则和娘亲开始准备度过几天暴风雪的工作,去整理粮食,检查门窗等等之类的。当我完成作业后,发现二姐早就完成了,她没有开电视看,只是看着一些故事书。我就是喜欢二姐这麽体贴人,忙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向二姐高喊作业写完了,因为我知道二姐其实是很喜欢看电视的。

  夜幕慢慢的降临了,外面的风声也越来越大,不过我根本感觉不到什麽寒冷,嘴里是热乎乎的晚饭,屁股下是暖烘烘的热炕,眼睛看到的是电视里的精彩节目。这样的我怎麽会去在乎外面冷不冷呢?一家四口吃完饭后,都坐在热炕上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闲聊着。我依着大姐而坐,我突然觉得这就是幸福啊。可是我对幸福的感悟突然变成了深刻理解什麽是不幸,因为突然停电了。

 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,同样也一阵死寂般的宁静。年幼的我马上感觉到了恐怖,吓得我连忙向身旁的大姐摸去。

  恐惧的我一摸到大姐的身体,立刻紧紧地抱住,但是突然被大姐打了一下我的脑袋,这个时候我才感觉我的脸部贴在大姐的胸口,虽然大姐穿着厚棉袄,但是我仍能感觉到大姐的胸部有点鼓,好像在里面藏了两个馒头。

  这时大姐出声说道:「娘,蜡烛在哪?」

  娘说道:「在墙角最下的抽屉里。你的作业没有做吗?」

  大姐说:「在学校就做完了,二妹三弟你们的作业呢?」

  我和二姐异口同声地说:「早就做完了!」

  娘听到这话,笑道:「那就不用找蜡烛了,睡觉吧,反正我也没什麽家务可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的。」

  我听到这话不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了,忙喊道:「娘,现在才8点多,那麽早睡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?可能是保险丝烧了,等下会有电来的。」我才不想这麽早睡,晚上9点钟的时候3频道会播动画片呢。

  大姐打趣道:「哟,三弟你怎麽知道保险丝烧了?就算烧了,外面风大雪大的,你叫谁去换啊?」二姐也跟着搭腔道:「小孩子晚上8点就要睡觉了,这是书上说的。」两个姐姐都是边说边摸黑打开橱柜,取出被子开始摊起来。

  而娘则笑着劝我:「我们的保险丝几天前才刚换的,而且你看外面看不到一点灯光,一定是大雪把电线压断了,不说今天晚上没电来了,暴风雪在的这几天都可能没电来。」

  我听到这话,心都凉了,以前就有过一次大雪压断了电线,那次一直过了好几个星期,才有人把电线接好。没办法,谁叫我们这里都住了些平头百姓,而且这里非常的偏僻。不说现在暴风雪肆虐,就是暴风雪过后,那些供电局的也要等膝盖深的大雪融化后才会来。

  看来我这几天将会是非常无聊的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子了,我垂头丧气的面对墙角,脱起了衣服。虽然现在一片漆黑,姐姐和娘也在整理着被子,而且我懂事以来,家里人都是熄了灯以后才脱衣服进被子的。但是我就是害怕被人看见,我一个小孩有什麽好怕的?家里人一定在我小时候的时候,仔细欣赏过我的身体,我还有什麽不敢给她们看的?

  一个月前我都还敢光明正大的脱衣服,但是现在我不敢了,因为我小鸡鸡上面肚子的地方,居然长了毛!我的同学去尿尿的时候,我都偷偷留意过,他们根本没有长毛!而且我的小鸡鸡居然比他们大了一倍!而且上体育课爬竿的时候,小鸡鸡受到挤压,虽然隔着厚厚的棉裤,但仍能感受到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,那感觉让人有点不自在,又有点期待。

  这种感觉我连最亲密的二姐都没有说,我不是一个喜欢向长辈求救的人,但是我知道一定是爹爹带回来的几盒小瓶饮料有关,我只记得那名字是什麽激素,当时我在爹爹出去打工后,分给了两个姐姐各一盒,而我则占了两盒,现在看来恐怕是我吃多了,不然两个姐姐怎麽没事呢?

  出现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也就算了,起码那要在爬竿的时候才会出现。我烦恼的是小鸡鸡附近的毛。刚开始我那光滑的地方只是长了一两根毛,当时我也没有在意,只是偷偷用剪刀剪掉了。但是过没几天,哪里居然长出了数十根!吓得我小心的全部剪掉,但是跟着而来的是生毛的地方特别痒,痒得我时不时要去瘙一下。既要瘙痒,又怕被人看见了笑话,那感觉还真的很难受。不过在那些毛又一次长出来的时候,那种痒痒的感觉消失了。我也知道,只要剪掉那些毛我就会痒,而且那些毛长出来也不会妨碍我尿尿,所以我就没有再去剪掉它了。脸皮薄的我不希望家人知道我那长毛,所以才会这样躲在角落脱衣服。

  此时娘喊道:「狗儿,脱了衣服没有?脱了就快进被子,免得着凉了。」狗儿是我的小名,是我众多小名中最不喜欢的。其实我蛮喜欢娘喊我小三这个小名,但是娘说喊贱一点,小孩才会平安无事的快高长大。

  我光着身子也觉得有点冷了,要不是在热炕上,我早就感冒了。所以我连忙摸黑的往娘那边爬去,我不敢用走的,一怕踩到人,二怕绊倒。由于娘是睡在最外边的,而我则习惯面对橱壁脱衣服,所以要爬着经过姐姐的地盘。姐姐们好像非常熟悉我这个打小就养成的习惯动作,都不约而同,好像例行公事似的,拍了拍我的屁股。

  经过了这麽久,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,但是外面是晚上,而且还没有月光,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影子。看到最大的那个影子掀开被子向我招手,已经开始有点冷的我,忙加快动作,滚进了娘的被窝。

  「哇,好舒服,好暖哦。」我光熘熘的身体接触到被炕暖的被子,马上舒服的喊道。

  大家都只是笑了一下没有搭话,听嘶嘶嗦嗦的声音,不用想,就知道娘和姐姐开始脱起衣服来了。我非常清楚她们的习惯,爹爹不在家的时候,娘是在外面脱光才钻进被子。而爹爹在家时,娘是在被子里脱衣服的,不过好像都是爹爹帮娘脱的。而姐姐她们脱衣服就有点奇怪了,全都是躲在被窝里脱掉,然后把衣服整齐的摆在床头。哪像我脱下后就随便乱扔,第二天起来一阵好找呢。

  不一会儿,我感觉到一股冷风进来,看来是娘掀开被子准备进来了。我不由侧转身朝姐姐那边挪动了一下,我怕娘不小心碰到我那些毛,这样不就被她知道了?这可是我的秘密啊。

  娘进来躺下后,发现由于我挪开了身子,搞得被子中间出现了入风的空隙,忙跟着挪动身子,贴了上来,并微微撑起身子,伸出一只手从我身上掠过,紧了紧我这边的被子。把被子整理的密实后,娘的那只手顺势把我抱住,然后娘的整个身躯都贴了上来。娘的这个动作,让她那高挺丰满的胸部,在我赤裸的背部磨擦了数次,然后就整个紧紧地贴在我的背部。

  娘的这个动作从小到大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,以前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,也许那时我的小鸡鸡还没有变大也没有长毛,也许那时还没睡觉我就已经很困了,被娘抱在怀里只会更加快的入睡,哪里会想其他什麽事。

  但是今天晚上特别早睡,我现在正精神的时候,哪能睡着,而且我也不知道怎麽搞的,被娘的胸部磨擦时,我居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而且心中居然像有蚂蚁在那爬动一样,痒痒的有点难受。

  我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屁股,可能我的扭动带起了风,娘移动了一下身体,把下体紧紧地贴了上来。

  我刚开始还没在意,继续扭动了一下,但是我突然感觉到娘的下面好像有一撮毛,这撮毛在我的扭动下,轻柔的搔弄着我的屁股。我立刻不动了,我在为自己悲哀,因为我以为女人才长毛,我现在长毛了也一定是女人。我一直以来都为自己是个男人而骄傲,现在知道自己是女人,那对我幼小的心灵是多麽重大的打击呀。这时一直悄悄和二姐说着话,靠着我睡的大姐说话了:「娘,好挤呀。」

  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,向大姐笑道:「狗儿这家伙不肯好好睡觉,老是乱动带起风,搞得我只好越挤越前了。」娘说完,把那只抱着我胸口的手往下一移,抱住了我的腹部,然后就这样抱拉着往后挪了几下。

  回到原来的位置后,娘又起身整理我这边的被角,我突然觉得被娘的胸部,和她下体的那撮毛磨得我心里的蚂蚁越来越多,但是很奇怪,虽然很难受,但是却很想继续感受这样的感觉。

  当娘整理好被子再次抱住我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小鸡鸡变大了,而且涨得很难受。我被这种反应吓呆了,我以为我生病了,正准备向娘亲诉说,但是也不知道怎麽搞的,我一害怕,小鸡鸡就变小了,那涨的感觉也没有了。

  我刚舒了口气,娘的手突然再次移到我的腹部,把我整个人往她的怀里挤,而且这次轮到娘动起来了,她的下体贴着我的屁股,缓慢的上下磨擦着。我的小鸡鸡又被那撮毛的瘙痒搞的再次变大,原来还是垂着头的,现在居然高高的翘起。娘抱住我腹部的那只手,原本只是轻轻的在我肚脐边,缓缓的移动着。不过感觉到娘越移越低,而我的小鸡鸡居然在这样的动作下,涨得更加厉害了。

  不过娘的手在摸到我的那些毛时,她的动作突然停止了,因为她的手掌不但摸到了我的毛,也碰到了我那高高翘起的小鸡鸡。

  娘的手好像迟疑了一下,但是她很快继续抚摸着我那些毛,不过却故意不去碰触我那高挺的鸡巴。而且娘的嘴唇轻轻的贴在我的耳边,吹了一口气,没有说什麽,但却搞得我心头更痒了。

 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娘那滑嫩的手指在我的背部写着字,这是很早以前娘为了教我认字,而想出来的一个游戏教学。以我四年级的程度,立刻就认出娘写的是「长大了」这三个字。

  我虽然认出了字,但是非常不解,是说我长出毛长大了呢?还是我鸡巴翘起来长大了呢?我想到这,忙转过身来,娘不知道为什麽,在发现我想转身的时候就先一步转过身去了。我那翘起来的鸡巴立刻顶到了娘的屁股,我只觉得这样很舒服,当然也发现娘的身子在颤抖着。

  我没有太过在意,看到娘把背部向着我,以为娘也要我在她背部写字让她辨认呢。反正我刚好有问题要问,就开始在娘光滑的背部写起字来。不过娘突然变得很奇怪,身躯开始躲闪着我的手指。

 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痒,看到娘的动作知道她很痒了。我突然玩心大起,开始轻轻的抚摸着娘的背部、腰部、等等她怕痒的地方。娘的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,但是很奇怪,以前我搔娘痒痒的时候,娘早就笑得透不过气来。但是现在她不但不出声,而且还尽力不让自己大幅度扭动,并且开始往墙角退缩,娘今天到底是怎麽了?

  我一边往前挤去,一边用双手搔着娘的痒痒,突然我想起刚才娘摸我腹部那些毛的时候,我心头痒得不得了,看来只有用这招娘才会像以前一样的求饶。于是我的手开始摸向了娘的腹部。可是这个时候,一直没有理会我的娘,用手抓住了我已经抱住娘的腰的双手。我挣扎了一下,娘却更加用力地抓住我,让我动弹不得。

  我急了,想叫喊,但是不知道为什麽,我好像不愿让两个姐姐知道我和娘这麽亲热。也许以前爹和娘特别溺爱我的时候,我都不会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娇,可能是怕姐姐们吃味吧。

  于是我决定自己想办法解救自己的双手,我正在想办法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我的鸡巴正勐烈的跳动着,原来娘把屁股缩开了一点,让我的鸡巴不能顶住娘的屁股。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这用来尿尿的小鸡鸡,从刚才起娘都在躲着它。

 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双手的方法了,我的双手环抱着娘的细腰,虽然我没有力气把她拉过来,但是我却能把自己拉过去啊。我双手屁股一起用力,我那勐烈跳动的鸡巴终于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。

  娘的身躯果然如我想像中的一样震动了一下,接着她立刻挪动屁股,往外移去,当然是非常缓慢的,看来她也不想给那两个只顾着聊天的姐姐知道我们在玩呢。我当然也非常配合的,缓慢前进。就这样的挪动中,我感觉到我的鸡巴每从离开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,我心头就涌起一种揉动的感觉,而且娘的身躯也同样震动一次。

  我玩出味道来了,紧紧贴着娘的屁股前进,终于,娘整个人都贴在墙角,我被抓住的手都可以感觉到被子那头的硬度。我乐了,娘终于不能逃了。于是我在胜利在望的时候,勐地把硬得很的鸡巴朝娘的屁股挺去。

  我马上发现这次我不是顶在娘的屁股肉上,而是插进了娘的屁股缝里,娘的身子又是一震,她紧紧抓住我的双手终于松开了。而我则感觉到鸡巴被娘的两块丰满臀部夹住了,那里很紧,又有点热,热得我只想让鸡巴出来透透气。于是我屁股轻轻往后动了一下,把鸡巴抽了出来,鸡巴头部和娘的屁股缝的磨擦,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,这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再体会一次。想到就做的我立刻挺动鸡巴,不过这次却顶到了娘的屁股肉,没有插入那屁股缝里。此时我的双手已经解脱了,我立刻把它们抽出来,来到娘的屁股上来回抚摸那光滑的肉感。我当然不会摸摸就了事,我找到了娘的屁股缝,用手把它们往外撑,然后挺动屁股,把我的鸡巴挺了进去。

  松开手的时候,我又享受到了刚才肉紧的感觉。这次我没有上次那麽傻了,我没有把鸡巴整条抽出来,而是抽出一点,然后就勐地挺入。这样我才不会又要用手来开路嘛。

  当然已经完成任务的双手也没有闲着,我一手往上,从娘的腋下穿过,接触到娘那丰满坚挺的大奶子。而另外一只手则从娘的腰部穿过,往下准备抚摸娘的下体。

  接触娘奶子的手,马上摸到了娘那特别硬特别大的乳头,我只是摸摸捏捏了一会儿,就往另外一个奶子摸去,但是却发现,那里早就被娘的一只手占据了。搞得只好退回原来的阵地防守。

  而往下的那只手却出师不利,还没进攻就发现被娘的另外一只手占领了。我当然不愿意就这样退兵,试着看对方答不答应组成联合探索队。结果是,我顺利的摸到了娘的毛。那是成竖形排列的毛发,和我成三角形排列的毛不同。原本我还想探索一下娘她尿尿的地方,可惜友军死占着不肯离开,我只好退居二线抚弄着娘的那竖形毛发了。

  很快,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自己鸡巴上面,我这样连续的抽动,每抽动一次就带来一种快感,这种感觉和爬杆时所产生的感觉相比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  我越抽动就是越想把鸡巴插入娘的身体内,我那现在硬起来比同龄人大了三四倍,也长了三四倍的鸡巴,终于插到了底部。但是我马上发现底部还有一个微微张开的小洞,这个小洞一旦被我的龟头碰触一下后,就紧紧的闭上。当这个小洞闭上的时候,娘的屁股缝就变得很紧密,甚至夹得我的鸡巴有点痛。

  这样我进攻了那个小洞几次,就被娘的屁股缝夹了几次,在第四次被夹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到一阵酥麻,好像电击一样的感觉,从脚跟往上涌,先是传到脑部,然后再传到鸡巴上,鸡巴感受到这股电流,勐地跳动起来,一股非常急的尿意急涌上头脑,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尿出来。

  我吓了一跳,娘让我体验到那麽美妙的感觉,我居然想在娘的身上撒尿?就算娘非常的宠我,相信也不会原谅我在玩着游戏的时候,在娘的屁股缝里小便,再说现在可是在炕上啊,这里是睡觉的地方,怎麽能够拉在这里呢?

  我马上吸气,咬牙硬忍,同时按住了鸡巴的根部,不让那尿流出来。这是小时候玩看谁尿得久的游戏时掌握的方法。好一会儿我的尿意终于消失了,我松了口气,总算没有在炕上拉尿,都读小学4年级的人了,要让人知道还会濑尿,那不是羞死人?

  我的尿意虽然消失了,但是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还在脑海中漂浮着。而我那鸡巴依然挺立,不过我现在不敢再插入娘的屁股缝了,要是等下忍不住的话,那就糗大了。{等我以后真的再和娘弄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小洞洞是娘的屁眼,而我的嫩鸡鸡当然没有真弄进娘的那里面去,而只是在娘的屁股缝间摩擦而已〕我原本想转身的,但想了想还是把鸡巴再次插入娘的屁股缝里,双手抱着娘的细腰,准备睡觉了。因为我发现时间过了好久,两个姐姐的谈话声早就停止了,并且还传来她们熟睡的呼吸声。

  可是娘却在这个时候,抬起了屁股,让我的鸡巴退了出来。接着娘回转身来和我面面相对,虽然在黑暗中,但是我依然能够看到娘那闪亮的眼神。

  娘和我都没有说话,好一会儿,娘伸出手把我推得转过身去,然后在我背上开始写字了,依照感觉我发现娘写的字有点难理解,第一句是:「小X生,连你娘的屁股都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!」那个X是因为那个字笔画蛮多的,我根本感觉不出来。

  我有点呆呆的,因为我不知道「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」这是什麽意思,难道是指我那样用鸡巴抽插娘的屁股缝吗?这样我就明白为什麽那些家伙骂人会老是说尻你娘了,原来乾娘真的这麽好玩的,嗯,不知道乾姐会不会也这麽好玩呢?不过,我绝对不会让那帮家伙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我娘和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我姐,要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也只有我能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!我暗暗的下定决定。娘写的第二句是:「什麽时候长毛变硬的?」这话我理解,我转过身来,这次娘没有转过身去,只是把下体往后移动了一下。我只好在娘的腹部写了:「一个月前。」这几个字。

  娘又问为什麽这麽小就会这样,我怎麽知道要到哪个年龄才适合这样,所以我没有回答,只是摸了摸娘的小腹。

  娘的手指在我的胸口滑动着,好像在想着写些什麽才好。过了好一会儿,娘飞快的写出几个字,然后就把我推得转过身去。我在脑海中仔细思索了一下,才想到这句话是:「太短了,不顶用。」

  不会是说我的鸡巴太短了吧?我现在可是比那些家伙长了好几倍哦。我刚想转过身去抗议,但是娘已经整好被子,把我牢牢抱住了。不过,她只用一只手穿过我的脖子,箍住我,另外一只手则往下一把抓住我依然挺立的鸡巴。

  她在我的龟头上抚摸了一阵,然后松开,好像试了试自己手中有没有沾到什麽东西。接着,那只手再次握住我的鸡巴,轻柔的上下套动着。虽然被娘用滑嫩的手这样套弄很舒服,但是却比不上娘那紧密地屁股缝。所以我根本没有一滴尿意,任由娘玩弄的我鸡巴。

  忽然,娘把被子拉起,把我们两人都罩在被子下。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娘的嘴唇又轻轻的贴了上来,她用只有我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:「好厉害,居然没有泄。」

  我不懂什麽泄不泄的,我现在只感到很闷,很需要空气,我挣扎着往外钻。娘看到我的样子,笑了一下,把被子弄好,松开握着我鸡巴的手,转到我的背后又写起字来了。

  我睡眼朦胧中感觉到那是一句:「刚才的事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包括你的姐姐。」我虽然不明白为什麽不能让姐姐知道,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不让姐姐知道为好。于是我点点头,终于在娘的怀抱中睡着了,在入睡前,我感觉到娘仍握着我那已经慢慢开始跟着主人休息的鸡巴玩弄着。
                全文本大小:128265 字节